荒丘畴昔_🇩🇪

#我是吴唯杭#
study account+手写
手写发的多一点
很杂

→江苏/不要问我是哪个市的谢谢/2020高考/重点高中理科实验班/物化
→目标浙大/同济建筑系 爱爱爱爱杭州
→盗墓笔记/吴邪 ♡
→dfb👌🏻👌🏻臀新是最爱/全员粉
ktk/穆拉 死忠粉严重无药可救cp洁癖 可逆不可拆

约字戳qq:2063394421 价格可商量看心情免费(bushi) 欢迎扩列

→本人很沙雕 熟了就可以和你一起飞翔
→头像我男人

「最重要的是确定自己真的是在向前走——吴邪」

【tkk/ktk】《Canon》(四)

这一章请配合上一章食用

——————————

2011年 德国慕尼黑 托尼克罗斯家中

晨曦到来了。躺在自家床上的克罗斯像受了惊似的睁开双眼,拿起床头的钟,7点30分,距离米洛的飞机起飞还有半小时。他松了口气,揉了揉自己滚烫的脸,支起昏昏沉沉的脑袋,起床的动作引发身上每一个关节的酸疼。昨天训练结束没有及时换下汗湿的衣服,凉凉的晚风一吹,晚上就发烧了。在给主教练打电话请假后,克罗斯却定了另外一个闹钟。8点,是克洛泽飞机起飞的时间。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容许他赶去机场送克洛泽,但它依旧想做些什么。
换好衣服,克罗斯洗了把脸,走上街去。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是他觉得起码上了街,就有可能在空中看见米洛的飞机起飞。他只是单纯地想送送克洛泽,哪怕只是看着他的飞机飞走这样的方式。
克罗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克洛泽的事情这么执着。年轻气盛的人,往往对爱情极为敏感。从他第一次故意在下班路口等克洛泽过来然后装作偶遇的样子和他同行,从他在得知克洛泽最爱《Canon》后将那首歌单曲循环一晚上,他就知道克洛泽的出现,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了。他喜欢克洛泽和他聊音乐时安静的面庞,他喜欢他高高的眉骨和灰绿色的眼睛。克罗斯和克洛泽的相处让这个内向的年轻人找到了快乐和陪伴。在一次又一次同行的黄昏,他看着克洛泽被阳光照亮的侧脸,心中那种甜蜜又带着一丝慌张的感觉一阵阵涌起。他知道,自己爱上米洛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克罗斯有点紧张,他很明白自己内心的这个想法意味着什么。12年的差距,对方是德国超级射手,而自己却只是刚进国家队一年,只能坐在替补席上的年轻人。他不知道该怎样妥善处理掉这份感情,反而时间拖得越久,心中的爱慕越深,就像一坛酒,发酵时间越长,酒香越能醉人。

走着走着,克罗斯发觉街道两边的建筑熟悉了起来。原来是他和克洛泽一起下班时走过的那条小路。看了看手表,正好八点了,行走让他正发烧的身体觉得有些吃不消,只好站在原地休息。
突然,口袋中的电话响了。屏幕上显示着“米洛”。克罗斯心中一惊,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给他,除了道别没有别的可能。他完全没有想到克洛泽会特意来与他道别,他所奢望的不过是看一眼他的飞机离去。
也许是别的事情呢?犹豫了一下,克罗斯还是接通了电话。
“米洛?”他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声,尽量掩藏自己的情绪。
“托尼,我现在在机场,马上就要去意大利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这句话像是勾起了克罗斯内心某种说不出的酸楚,他知道,这真的是道别。可是他的内心没有一丝喜悦。
“嗯,我知道。”克罗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沉闷。
“你感冒了吗?”克洛泽还是听出了些许不同。
“是的,前几天训练结束以后没有当心,可能着凉了吧。”此刻的克洛泽越是关心,克罗斯越是感到难过,心中的舍不得越是会加厚一层。他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开始疼痛,鼻子酸酸的。
接下来克洛泽的叮嘱,哪怕只是简单的两三句,让克罗斯的眼泪滚出了眼眶。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没有克洛泽相伴的回家的路。从克洛泽第一天来到拜仁,到今天他离开,4年的时间恍惚地像一个梦。它太美好又太轻盈,甚至让克罗斯开始怀疑那段岁月是否真的存在过。克洛泽33岁了,他们唯一重逢的可能就是在国家队。但是克洛泽真的能再战一次世界杯吗。克罗斯心中有了答案,但他却不敢直视那个答案。也许他心里早已默认,永远都不可能再与米洛并肩作战了。
“飞机要起飞了,总之一切当心。bye。”克洛泽的最后一句话落下尾音,将克罗斯从飘忽中拉了回来。
“bye”他最后说了一句,简短到自己都不敢相信。
挂了电话,克罗斯吸了吸鼻子,抬头向天空中看去。一架飞机正划过天际,向南方飞去。克罗斯就这么望着飞机渐渐消失,然后转身,一个人离开。
只是克罗斯不知道,他的米洛此刻也正看着他。
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