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丘畴昔_🇩🇪

#我是吴唯杭#
study account+手写
手写发的多一点
很杂

→江苏/不要问我是哪个市的谢谢/2020高考/重点高中理科实验班/物化
→目标浙大/同济建筑系 爱爱爱爱杭州
→盗墓笔记/吴邪 ♡
→dfb👌🏻👌🏻臀新是最爱/全员粉
ktk/穆拉 死忠粉严重无药可救cp洁癖 可逆不可拆

约字戳qq:2063394421 价格可商量看心情免费(bushi) 欢迎扩列

→本人很沙雕 熟了就可以和你一起飞翔
→头像我男人

「最重要的是确定自己真的是在向前走——吴邪」

【ktk/tkk】《Canon》(五)

天哪我居然更文了……😂好几天没更。因为暑假作业情况危急。然后我现在已经写完啦。明天更大结局嘻嘻。(冷文没人看,但是我可以自己感动自己)

Occ/渣文笔轻喷

————————

2014年春 意大利拉齐奥

克洛泽来到意大利已经3年了。这3年里,他凭借自己的球技以及出色的人格魅力,很快就融入了球队。但是在他心里,融入球队并不等于不感到孤单。比起热情的地中海,他更加想念家乡的莱茵河。在很多个夜晚,慕尼黑那条小小的路和路旁不知名的小河总会出现在他的梦境里。当然还有那个少年。克洛泽经常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看着漫天的繁星,而往往在这个时候,他会在想“不知托尼有没有感觉孤单呢?他会不会也在这一刻望着这些星星……”
托尼克罗斯,克洛泽惊叹于自己对这个人的念念不忘。自己来意大利的目的是为了再踢一届世界杯,自己在离开德国前最不舍得的人是克罗斯,无数次出现在他梦境中的也是克罗斯。很奇怪,即使3年未见,克罗斯在他心中的形象没有丝毫的淡化。而在这一刻,他在期待着会有来自德国的一个电话,告诉他他入选了2014年世界杯23人大名单。而最最最好不过的就是,克罗斯也正好在其中。
但是他没有想到,来自德国的电话会来得这么快。
4月的一个傍晚,克洛泽在结束训练回家的路上,手机响了。此刻他的左手正拿着一条毛巾,右手拿着水壶,背上还背着包。他艰难地用左手拿出口袋中的手机,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左手手指因为动作过于艰难一滑,将电话接通了。克洛泽只好将手机放到耳朵上。
“你好?”克洛泽用意大利语说。刚才的狼狈动作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说话的语气也就生硬了些。
“你好,是克洛泽先生吗?”
电话中的人说的是德语。更让他吃惊的是,这声音竟如此熟悉,但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就好像是一个很久没见的故交。
“是的,您是……”
“我是托尼啊。”
克洛泽感觉心跳加快了。怪不得这声音如此熟悉。他定了定神,将左手的毛巾挂到右手手臂上,将手机拿稳。
“托尼,你有什么事吗?”克洛泽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变得温柔了不少。
“勒夫教练最近在拟世界杯的名单了。你会来吗?”
克洛泽没有想到托尼和他关心的是同一件事。
“如果国家队需要我,我应该可以再踢一次。”
“那太好了,那我就可以再和你踢一次球了。”克洛泽明显感觉到年轻人的兴奋。他甚至想象的出来克罗斯笑的弯弯的蓝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慕尼黑的夕阳下闪动的样子。那是他最熟悉不过的样子。克洛泽心中忽的一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又好像没有。如果非要说出他心中一暖的理由,应该就是原来克罗斯也这么期待和自己踢球了吧。
接着两人又聊了一些过去的赛季的事情,以及即将到来的世界杯。三年后,克洛泽又一次和克罗斯聊的如此开心,就好像三年的缄默从来没有存在过。这让克洛泽感到十分开心。世界上还有比自己珍惜的人也在珍惜自己这样的事更美好的了吗?
挂了电话,喜悦之余,他的心中却蓦地产生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心。自己已经36岁了,能不能得到国家队的号召还是个未知数。如果有幸去往巴西,那这也一定是他最后一届世界杯。球场上风云变幻,不知命运会不会愿意给他的国家队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也不知道命运会不会照顾克罗斯那一帮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行走在春天意大利的街头,路人尽情享受着春天的温暖和生机,但是克洛泽的心中却五味杂陈。
幸好,上天还是愿意给他再搏一次的机会。不久后,克洛泽收到德国足协的通知,在6月和球队一起前往巴西。
这一程终于到来。

评论(6)

热度(23)